这二位正在暗地里交锋一个想坐地起价,一个则

“臭不要脸的”,看着歪在千金难换的太师椅上的脑袋上缠着白布像个坐月子的胖妇人一样的胖子,刘少将只想送这货这样五个字。
 
    丫的,现在谁不知道你个混蛋装病跑去热河把第八师团胖揍了一顿差点儿没打人家一个全军覆没?结果老子一听说你“病要好”就风尘仆仆跑了几百里来接你,你就给老子来这套。
 
    话说,你扯的缠脑袋上的那块白布能不能专业点儿,至少别把你白花花的肚皮都露出来吧!
 
    好,就算露出来,你也别肚皮起伏的那么均匀,至少也得看着上气不接下气马上就要完蛋吧!
 
    这会儿还跟老子在这儿装,是想干嘛?想赖账?刘大师长那也是属于老狐狸一级的,当下也不戳破刘浪的小伎俩,往另外一张温润如玉的紫檀太师椅上一座,先吩咐二货男:“小家伙,去给老子端杯茶来,跑了几百里都没口水喝,这就是你们刘团长的待客之道啊!小心老子把老子的兵全要回去,一根毛都不给你们留。”
 
    刘浪紧闭着的眼皮跳了跳,麻痹,有人想坐地起价。
 
    果然,不好的预感成为现实,端着二货男跑断气以最快速度端上来的热茶,刘汝明很惬意的抿了两口,貌似很随意地自言自语道:“貌似,听说独立团这次又抢了个大户,发了笔横财啊!我得好好再算算。。。。。。”
 
    刘浪茫然地睁开眼,眼珠左右四转,脸上涌起一片“惊喜”,“刘师长,您来了,该死的刁叶,怎么不给我通报一声,也好让我去山门接接。”
 
    刘汝明端着茶脸上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某胖出色的表演,一言不发。
 
    两个男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场面很诡异,却一点儿也不违和。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却不知道,这二位正在暗地里交锋。一个想坐地起价,一个,则打算装病赖账。
 
    反正,从做生意的角度。
 
    这一个大师长和一个小上校,没有一个好玩意儿。
 
 第504章 还是没搞赢胖子
 
    对视良久。
 
    刘浪眨巴眨巴眼,“刘师长,刘浪头颅中的弹片尚未取出,医生交代,必须卧床休养,您看。。。。。。”
 
    臭不要在茅草房门口担任刘浪近身侍卫的二货男感觉到一阵牙疼。不由暗暗默忖自己肚子里的这点儿货色去了国军,会不会被这帮长官们吞得连渣都不剩。
 
    臭讹?刘浪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眼角分明看到,那封盖着北平军事委员会大印的军令绝对是真的。刘大师长这次可是有备而来啊!
 
    不过,你还别说,刘汝明这招儿还真是敲到了他刘浪的软肋,他可以不在乎什么装备,但这一千三百百战余生的精兵如果被弄走了,他刘浪可真要哭了。
 
    刘大师长怎么可能不有备而来?刘浪都不在北平,就能用一纸清单吓退了包括光头大佬在内的所有大佬,如果亲身面对那个小狐狸,不做好功课的话,刘汝明很怀疑自己究竟能弄多少东西回去。
 
    果然,一来就碰到这孬货在哪儿装。
 
    “痛苦”的再度眨了眨眼,刘浪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刘师长看您说的,288、289团两团本就是您的麾下,归建是必须的,北平军事委员会的命令那还用得着我一个小小的团长看?您赶紧带走,那家伙,打仗是不错,但也能吃啊!我的家底儿都快被他们吃空了。”
 
    “咳咳”这次换到信心满满准备坐地涨价的刘大师长傻眼了。
 
    能不傻眼吗?一千三百精兵固然重要,但刘浪开始给出的那个大馅饼也让人垂涎欲滴啊!一个整团的全日式装备,外加六门四一式山炮和一万发炮弹,我日他个天,别说给他一千三百人,就是再给他一个团,恐怕宋军长也会咬着后槽牙同意的吧!
 
    这次长城之战,第二十九军五万人马镇守喜峰口,虽然也给日寇重大杀伤,但是,那些杀伤都是用什么换来的?用的是士兵们的命,整个喜峰口防御战,第二十九军杀伤日寇七千余人,而自己呢?伤亡一万余,其中有四千余人更是再也无法见到自己的亲人了。
 
    如果是在野外对战,打成这样,第二十九军上下足以自豪,能和日军打成几乎是一比一战损的,可不多见。
 
    但不是,他们拥有着崇山峻岭的天然要地,他们还拥有着日军两倍以上的军力,有了这么多有利条件,可依旧打得如此之惨。差距是什么?仅仅是两军训练之差距?也不竟然,日军300米外的枪法再准,拥有完备工事的防守方也能将这些给抵消掉。
 
    最大的差距就是装备,远程火力的装备。百分之八十的伤亡,都是日军的大炮所造成的,铺天盖地的炮火中,一排排士兵倒在血泊中,可能是刘汝明这些将军心中永远的痛。
 
    可他们却无能为力。
 
    因为,他们没炮。全军最大口径的火炮,不过是数门东北军仿制日军四一式山炮的老式山炮,无论是数量,是射程还是榴弹炮的威力,都低于四一式山炮,双方炮战时完全被压制,基本对日军造成不了太大威胁。
 
    杀伤的那些日军,都是战士们靠着手中枪和大片刀拿命一条一条换回来的。
 
    那六门四一式山炮,刘汝明在来时,就已经被宋军长告知,志在必得。
 
    第二十九军上下根本不怕刘浪赖账,在长城团进北平时,就已经拖着十来门缴获的日军四一式山炮装逼完毕了,那些大炮都好好的停在长城团驻地呢!想跑,也跑不了。
 
    他们之所以来青龙山查看,那是怕刘浪漫天吹牛逼,一万发炮弹,根据一枚山炮炮弹几十银洋的价格计算,那可是近好几十万大洋,他们莫非是抢了日军军火库什么的?
 
    直到现在,国军这边还真不知道刘浪不光撤退了承德全城百姓,还顺便用近万劳动力搬空了第八师团的辎重仓库。
 
    原因很简单,知道这个消息的只有三种人,一种是长城团,自己的战利品当然得藏着掖着不能说,哪怕是祁光远这种原第二十九军中层军官,也严把着自己的嘴,这个时候说了,绝对是犯了大忌;第二种是承德百姓,都拿了长城团的好处,一家平白多了百斤粮食和好几十大洋,谁会去主动告密说咱搬了好多炮弹回来?要么你多给咱点儿好处也行啊!显然,北平军事委员这会儿事还多,还顾不到这上面来;第三种人自然是日军自己了,可是,被人抢了已经很丢人了,还要满世界哭诉自己被抢了?打落牙齿和着血往肚里吞吧!就别说出去让全世界笑话了。别说把消息传出去,恐怕,很多官小点儿的日军,都不知道有这事儿。
 
    六门山炮外加一万发炮弹再加一个团的日式装备,可是馋得整个第二十九军七名将军挠心挠肝好多天了,就等着那个胖子赶紧出山呢!
 
    可是,现在不要脸的胖子竟然不要人了。
 
    你奶奶的腿,不要不行。刘汝明愕然片刻后,眉毛都竖起来了,就差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揪着死胖子那件已经残破的衬衣领子怒吼:“你特娘的,赶紧给老子东西,一手交钱一手交人。”